《人文化来》摄制组参礼苏州寒山寺
 
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 政经 > 正文

防控金融风险 维护金融安全

时间:2017-10-12 17:32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严海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改革开放以来,金融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也必须客观清醒地认识到金融发展中面临的风险和挑战。

防控金融风险 维护金融安全
【图语:金融安全】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从治国理政高度,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发,提出了新形势下维护金融安全、做好金融工作的重点任务,充分体现了党中央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的决心和信心。

  一、我国金融风险必须严加防控

  改革开放以来,金融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也必须客观清醒地认识到金融发展中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从外部环境看,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复杂性、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仍然在增加,一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调整形成的风险外溢效应,可能对我国金融安全形成外部冲击;从国内情况看,企业处于转型升级阵痛期,经济运行中还面临不少困难,金融政策方向和经营环境有待完善,这些都可能对我国的金融稳定形成冲击。金融业各类风险传染共生的特征更加突出,传统领域信用违约与流动性风险叠加共振,非传统领域风险可能波及多个市场和环节,部分重点风险涉及面广、影响大,外部冲击风险极易向金融体系传导,金融乱象与案件风险暴露相互交织,总体风险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威胁着我国的金融安全。

  我国经济发展中存在一些金融风险点,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一是债务风险上升。受经济增长放缓、外部需求萎缩、高负债率、高财务成本,使企业经营困难,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持续上升,资产质量下行压力继续加大。二是一些脱离监管的金融产品“创新”加剧了市场风险。近年来,种类繁杂、五花八门的高息理财产品空前繁荣,一些金融衍生品市场不受限制,风险偏好不断提高。一些金融机构在追求利润的冲动下,偏离了守住风险的底线, 通过表外、通道等方式规避监管,银行表外业务持续增长,表外业务管理较为薄弱,表内外风险可能出现交叉传染。三是民间高利贷、非法集资问题突出。以P2P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财富管理公司名义变相从事信用中介业务相继出现,存在风险向正规金融体系传导的可能性。四是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绝。五是部分保险公司存在资本不实、公司治理乱象、资金运用乱象。六是受境外货币政策的影响,跨境资本流动规模加大,影响汇率和币值稳定,等等。

  与这些风险相伴的是我国金融业存在的诸多悖论。在融资上,一方面我国资金规模很大,2016年末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为155.5 万亿元,相当于2016年末国内生产总值74.4万亿元的两倍还多;另一方面实体经济的企业却面临融资难、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在利润上,金融投资收益高于实体经济投资收益,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6全年所有A股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325176.40亿元,同比增长10.21%;合计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7597.26亿元,同比增幅11.22%,其中,金融业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002.76亿元,实现净利润15351.86亿元;金融业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仅占上市公司总营业收入的17.83%,而其利润占上市公司总利润的55.62%;金融业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率达到26.47%,高居各行业之首。近些年,虽然经济增速逐步下降,但是利息水平却不断提高,很多行业的资金成本竟高过了净资产收益率,这不仅侵害了现今实体经济的利益,还侵蚀了实体产业的投资欲望,弱化我国制造业发展乃至整体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整体来看,近年来,我国出现了金融相对实体经济过度发展,金融资产在经济总资产中的份额上升,对一些金融产品的监管存在空白和短板,表外业务、金融衍生品大量增加等现象。对于这些现象和问题,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要防范出现西方发达国家因受新自由主义思潮影响而出现经济金融化的问题。

  二、新自由主义为什么会引发金融危机

  新自由主义作为古典自由主义的一种复苏形式,是现代资产阶级右翼的意识形态,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理论基础。新自由主义有一套明确的理论体系、政策主张和制度框架,其最终的目的是实现私有资本尤其大资本所有者的利益最大化。如果说古典自由主义突出强调私有资本的利益、减少国家的作用的话,那么,新自由主义则主张通过国家的力量,以各种国际援助附加条件形式强迫发展中国家接受这些有利于私人资本和金融资本的改革主张,给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新自由主义大力宣扬自由化、私有化、过度市场化。一是崇尚“看不见的手”的力量,排斥政府监管,提倡自由放任的无国界经济,认为自由选择是经济和政治活动最基本的原则。二是推行私有化,认为私有化是保证市场机制得以充分发挥作用的基础,私人企业是最有效率的企业,要求对现有国有企业和公有资产进行私有化改革。三是主张市场原教旨主义,认为市场的自动调节是最优越和最完善的机制,市场自由竞争是实现资源最佳配置和实现充分就业的唯一途径,反对政府对企业监管、产业规划和宏观调控,认为由国家来规划经济、调节分配,破坏了经济自由,扼杀了经济主体的积极性。四是推崇单纯利润最大化,不考虑社会平等,不顾及人的价值和尊严,不注重国家整体利益和福利。五是主张资本主义主导的、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以资本获取最大限度利润为动力的、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的经济全球化。此外,新自由主义还支持以政治、外交、军事等手段推行有利于国际垄断资本的经济金融理念和主张。

  新自由主义把金融业作为其宣扬价值理念、推行政策主张、获取超额经济利益的核心领域。具体实施的政策影响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宣扬“金融自由化”。金融自由化是经济自由化进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主要包括:实现完全利率自由化、金融机构业务的多元化、外汇交易自由化,全面开放金融市场,实行资本项下无条件自由流动,等等。二是宣扬“私有化”,反对公有制。金融私有化主张对国有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金融机构实行形式多样的私有化改造。三是宣扬放松金融监管,夸大市场作用。新自由主义强调市场原教旨主义,鼓励所谓的“金融创新”,盲目反对国家干预。

  实践表明,金融危机同新自由主义的金融政策有密切关联。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提出的“华盛顿共识”所推行的一系列经济金融政策和体制,一味地强调自由市场、一味地放松监管、一味地进行金融“创新”,使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经济出现了经济金融化、虚拟化、空心化的趋向,把美国推向了金融危机的不归路。金融部门在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企业的利润来源日益依赖金融市场,金融从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中介机构转变为自我循环、自我服务、绑架政治和掠夺财富的工具,导致了产业空心化,生产持续低迷,贫富两极分化,2008年最终酿成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从整体上看,美国的金融体系是其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金融政策的制定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融集团的利益。金融部门往往通过金融资产价格的波动赚取利润,并在这个过程中制造了金融危机,对其他行业造成了损害。最终,金融部门的损失由纳税人弥补,而利益却在金融部门内部进行分配。

  20世纪90年代以后,亚洲、拉丁美洲一些新兴国家受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影响,采取了一系列金融贸易自由化措施,大幅度开放金融市场。这些国家由于不能控制的外部因素的影响而受到国际投机资本的攻击,出现大规模银行倒闭、国际储备下降、货币贬值、生产衰退的严重金融危机,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经济发展出现严重倒退。在严重的金融危机面前,一些国际金融机构不顾这些国家所面临的危机局面,片面地坚持“紧缩+自由化”的方针,使得经济危机变成了社会动荡。现在,新自由主义思潮正受到各国政府和经济学家普遍质疑,并成为理论反思的热点。

  三、切合实际地维护我国的金融安全

  第一,回归本源,正确认识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定位。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和血液,是资源配置和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要清醒地认识到,金融的职责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为经济体中借贷双方和买卖双方提供信用交易中介服务的,为全社会配置资源提供服务的;金融与实体经济同生共荣,离开或者脱离了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轨道,它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甚至成为“害群之马”。金融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抑制过度的利益冲动,持续提升薄弱领域和关键环节金融服务水平,降低全社会尤其是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为建立稳定、可持续、风险可控的金融体系提供保障。

  第二,坚持原则,防止金融领域私有化倾向。

  金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涵盖着深层次的公共利益,也影响到国民经济发展的各个部门,不能够走私有化道路。金融企业拿到相应的经营权,就意味着享受国家货币发行和金融杠杆放大功能带来的诸多利益,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受到应有的监管。金融企业可以利用贷款和投资控制、影响全社会的产业发展方向,甚至影响关键行业的生死存亡,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我国,必须坚持国有金融机构在金融领域的主导性地位,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国家对金融行业的引导。

  第三,把握条件,防止金融自由化。

  在国际金融领域,一方面,我国的经济建设需要与世界市场交流和联系,需要了解金融市场的现有规则;另一方面,现有金融自由化游戏规则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制定的,也没有强有力的国际准则和监督机制对金融自由化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加以规范和约束,若在条件尚未满足的情况下盲目全面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其结果可能会事与愿违。在国内金融体制改革中,要把握金融开放的步骤和方式,严格按照国情制定、完善相关的金融政策,维护国家金融体系的稳定。

  第四,加强调控,克服市场经济盲目性。

  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要学会利用和驾驭市场、利用和驾驭资本,克服市场的各种失灵,使其成为资源配置的一项有效工具。金融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命脉,若没有政府合理地规划和约束,单纯依靠市场力量,单纯依据利润最大化标准,很难抑制住金融风险高发的态势。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要放松监管,金融市场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宏观调控的正确指引,离不开国家宏观调控和产业规制的关键作用。

  第五,强化监管,把资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金融业经营的是信用,是一个高负债率的行业,具有高度敏感性、风险性、传染性,必须要有第三方监管。一方面,金融资本为了追求自身利益,往往会推动放松金融监管,将非法行为合法化;另一方面,金融企业出现问题常常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出于全局性考虑,政府一般会采取无偿救助手段,这必然会激励金融企业把利益留给自己,把风险丢给政府的现实。因此,要运用科学方法制定控制风险的制度框架,严格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形成事前、事中、事后全面监督管理体系,消除资本在市场中兴风作浪的冲动。

  第六,狠抓关键,全面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

  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是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强化金融监管、深化金融改革、发挥金融在经济中核心作用的重要保证。近年来的市场乱象、风险事件和违法违规行为,与金融领域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和从严治党不力有直接关系。要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为指导,立足我国国情,从实际出发,准确把握我国金融发展特点和规律,深化金融改革,加强金融监管。要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完善党领导金融工作的体制机制,加强制度化建设,完善定期研究金融发展战略、分析金融形势、决定金融方针政策的工作机制,提高金融决策工作的科学化水平。防控金融风险 维护金融安全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文化强国夯实“强起来”的根基
    读出诗词中蕴含的真诚的生命
     
     
     
    打造民族复兴崛起的坚硬磐石
    儒家的悌道:兄友弟恭 笃爱意诚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