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蓬勃发展需拆掉更多“门槛”
 
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 世风 > 正文

禁烟岂能搞“半截子革命”

时间:2017-11-28 16:53     来源:大众网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严复曾说:“人得自由,而必以他人之自由为界。”拿这话来解释吸烟自由,就是:吸烟人有吸烟的自由,但他应当严守一个界限,即:有毒之烟,切莫转嫁他人。

禁烟岂能搞“半截子革命”
【图语:禁止吸烟】

  出京开了一次会,乘兴在外地走了一大圈,感触多多,这感触有惬意的有憋闷的,也有想不明白的,比如列车上的“两制”。

  怎么个“两制”?是在吸烟问题上。高铁列车实行的制度是:在列车任何部位禁止吸烟。普通列车呢,也说禁止吸烟,但又附加一句:“吸烟请到车厢连接处”。我说这是有限禁烟,或曰有名无实的禁烟。须知,车厢连接处与车厢相通,烟气可不是固体,呆在一处不动,它会蔓延、渗透、“飘移”的,末了,全盘被乘车人员“享用”。除非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列车,车窗大开大敞,否则“闷罐”里头,烟毒“共享”,那可是没一丁点儿浪费!

  如此这般,国内旅游,就必须面对“两制”的现实。高铁乘车时,人之肺受到优待;若转乘普通列车,那两片肺叶就陷入“水深火热”了。烟气袭来,没处躲没处藏,这“万般无奈”,最是折磨人。

  高铁人群和普铁人群对烟毒的耐受力并无不同,当然没有理由“区别对待”。也不能说买高铁票多花了钱,就可免吸烟毒;买便宜点的普铁票,就不享受无烟待遇,这肯定说不通。想来想去,怎么也没法给列车吸烟“两制”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

  高铁禁烟严厉,普铁禁烟扭捏,留个尾巴,或曰“半截子革命”,让人想到我国禁烟的艰难历程。据我观察,在公共场所吸烟问题上,对吸烟人总有点“偏心眼”,好像吸烟人犯了烟瘾却要限制他有点“不人道”,让被动吸烟人承受烟毒后果倒是顺理成章。我说这是禁烟态度上的“费厄泼赖”。面对吸烟人的喷云吐雾,被动吸烟者“费厄泼赖”,管理人员也“费厄泼赖”。管理人员告知不要吸烟,总不能理直气壮,却是笑眯眯地带着歉意,那人若不听劝,接着吸,管理人员便索性转过脸去装作看不见了。

  吸烟人有过烟瘾的权利,非吸烟人也有捍卫一己之肺的权利,到底谁该迁就谁,这是个伦理问题。严复曾说:“人得自由,而必以他人之自由为界。”拿这话来解释吸烟自由,就是:吸烟人有吸烟的自由,但他应当严守一个界限,即:有毒之烟,切莫转嫁他人。禁烟岂能搞“半截子革命”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学好国学经典 呵护精神家园
    陈远:厚黑教主李宗吾的中国思想
     
     
     
    昆曲最高形态传承是“全本传承”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