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 百家 > 正文

明代匠人精神的衰落

时间:2017-08-31 13:34     来源:看历史     作者:薛凤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专家型匠人根本不愿意离开苏州、杭州这样的中心城市,他们在那里全年都有不同的工作机会。哪怕官员以重罚相威胁,或者以额外报酬相诱惑,“南匠”仍然经常拒绝来到中国北方的京城。

明代匠人精神的衰落
【图语:明代匠人精神】

  明代初期,开国皇帝朱元璋已经认识到匠人群体的重要作用,手工业得到了官方的促进。一方面,明代国家和社会日益依赖匠人的技艺来进行生产,另一方面,即使是写出了“中国17世纪工艺百科全书”的明末科学家宋应星也拒绝把匠艺人当成一种职业来对待。主流社会对匠艺暧昧不明的态度,正是明代匠艺发展与匠艺人困境的真实写照。

  明代城墙背后的故事

  现代南京最著名的景观之一便是其完整无损的城墙。五百多年以前,20多万民工和匠人将城墙修建起来,用来保护明代的首座都城。

  我们今天知道几乎每段城墙修筑的管理官员的名字,也知道许多制作城墙砖匠人的名字,以及砖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烧制而成的。因为,这些数据都被精心地刻写在每一块砖上。

  这给现代的历史学家提供了珍贵的材料。这种逐一标记的做法是由明代的立国者朱元璋出于纯粹的实际考虑而引入的。它提供的信息,提供了征税的凭证;在出现产品质量问题时,可以快速地找到制作者;它也可以保证制作者得到公平的薪酬。修建南京城墙的砖,体现了匠人与国家机构之间的密切关系。

  朱元璋从统治之初就注意到匠人群体,让他们与国家密切关联在一起。他接受了最早由蒙元统治者实行的世袭匠户登记制度。这一制度规定,匠户人家的所有男性成员及其后代都必须从事同一职业。

  朱元璋建立起一个在国家控制下的生产网络。陶工、币工、木工、织工都得在官营作坊中,提供一定时限的劳务来替代缴税。

  官营作坊的产品包括船、车、军队用的武器、官府活动时用的礼仪物品、朝廷给敌人和结盟者提供的商品和贡品,以及用来填充宫廷宝库的各种奢侈品。关于劳动力和工作周期、原材料、最终产品,所有这一切都有固定的官府配额。

  让读书人管理生产

  明代官府介入重要的技术领域如丝绸业和瓷器生产,其程度之大超过以往任何时代。在踏入工艺生产领域以后,明太祖将组织和控制的权力交给读书人而不是匠人,他用这种方式让学者与实用技艺连在一起,让匠人与国家连在一起。

  那些因为文字技艺而进入仕途的学者们,突然发现自己不得不组织工艺生产。读书人必须进入新求知领域,而匠人们还留在自己的老本行里:陶瓷技师继续踩蹬陶轮,手艺高超的织工还得继续弯身弓背在织机前劳作。

  最早的官营作坊都建立在该行业传统的生产中心,官员们可以找到当地的专业人才。丝织业官营作坊主要位于南直隶、江南和四川地区,陶瓷业则主要在江西省。

  官营作坊利用私营来完成自己的定额目标,而私营作坊也愿意每年补充官营作坊的生产,并从中获得稳定收入。官府对于私人作坊提供的基础设施也予以积极支持,以利于生产能够进行并有所增长。

  在这一过程中,许多介入工艺生产管理中的学者官员意识到,自己作为明代宫廷和国家的代表者,对匠人的依赖要超过匠人对他们的依赖。这是学者精英们遇到的新的挑战,与此同时,他们却仍然对匠人瞧不上眼。

  开始试图将官营丝绸生产作坊扩展到原本没有生产能力地区的,是明朝的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在随后的这个世纪里,官员们面临的挑战是,维持这些刻意而为的生产网络。这经常需要很大的财力花费和巨大的人力投入。

  比如,丝绸生产需要不同匠人群体的合作、适宜的气候条件、原材料生产领域和最后加工领域之间保持精致的平衡。大多数传统生产地区以外的作坊,从来没能真正投入生产。与此同时,明代那些建立在传统中心的丝绸生产作坊却得以继续繁荣。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明代匠人精神的衰落
吴松弟:中国近代经济地理变迁模
 
 
 
以党的创新理论为指引
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新特点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